首页» 资讯中心» 知识产权动态

知识产权动态

我国高校2016年提交专利申请超过18万件,授权超过12万件
发布时间:2017-06-28     来源:知识产权报
打印

2016年,我国高校共投入38.1102万亿元科研经费,拥有1356名科研人员,提交18.4423万件专利申请,12.1981万件获得专利授权……这组数据显示出我国高校2016年巨大的科研投入以及丰富的成果产出。

“幼苗”如何长成参天“大树”? 

  2016年,我国高校共投入38.1102万亿元科研经费,拥有1356名科研人员,提交18.4423万件专利申请,12.1981万件获得专利授权……这组数据显示出我国高校2016年巨大的科研投入以及丰富的成果产出。然而,长久以来的现实情况却是,我国大量科技成果只能沉睡在实验室,技术“幼苗”很难长成参天“大树”。

  为了在高校成果转化需求和企业技术攻关需求之间搭起一座桥梁,使两大需求实现无缝对接,6月21日至23日,首届高校科技成果交易会(下称科交会)在惠州举行,180多所高校与350家企业成功牵手,交易科技成果696项,签约金额达39.9亿元。会议期间,来自全球知名高校的专家汇聚一堂,分享技术转移的成功经验,探讨技术转移的新路径、新模式。

  “鹊桥”相会

  “我们这款婴儿床,看起来简单,功能可不少呢!它不仅能精准识别宝宝哭声强度,自主匹配安抚宝宝的模式,还具有健康监测、远程看护、智能抓拍、娱乐早教等功能。”在科交会现场,一款叫“智小乖”的智能婴儿床吸引了众多参观者。广东小乖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监周振韬告诉本报记者,“智小乖”是公司与上海交通大学合作研发的,后者主要提供技术支持,目前,围绕该产品已提交多件专利申请,不久将进行批量生产。

  除了“智小乖”这种贴近日常生活的创新成果,2D/3D双屏内窥镜、新型3D打印材料、全时空融合定位云平台、可穿戴智能医疗设备、智能柔性充电机器人等各种高精尖技术成果也纷纷亮相。在科技成果展示厅,300多所高校展示了大量成果,更有不少高校制作了一本本的科技成果汇编,好让参观者了解学校的更多成果。在《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成果汇编》中,记者看到其重点推荐的新品种达39项,新技术18项,此外还展示了279件专利。

  据介绍,此次科交会组委会征集到高校科技成果约1万项,重点推介展示6600项,安排了100个重点项目进行路演,收到企业提出的技术需求2500项,让300多所国内外高校与3000多家企业通过科交会搭起的“鹊桥”面对面交流、现场对接科技项目,结出丰硕成果。不少高校和企业负责人表示,通过参加科交会加强了精准对接合作,为高校的成果转化和企业的创新发展提供了广阔的舞台。

  截至6月23日,在科交会上,180多所高校与350家企业成功牵手,交易科技成果696项,签约金额39.9亿元。其中域鑫科技(惠州)有限公司与北京大学签约合作,涉及金额6000万元;惠州天阳精密部品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签约合作,涉及金额3000万元。

  探索前行

  高校科研投入巨大,高端人才汇聚,科技成果产出丰富,是重要的专利汇聚地和供给方。教育部公布的高校年度科技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,我国高校共提交18.4423万件专利申请,其中12.1981万件获得专利授权。但同时,我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状况却不尽如人意。

  在电子科技大学成都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陆川看来,科技成果转化涉及三方,即成果所有方、成果转化方和成果应用方。从这个角度看,我国高校的科技成果转化经历了3个阶段。“在成果转化的1.0时代,高校身兼三方,高校的优势是教学和科研,直接开办企业,不是己身所长,这个时期成果转化的成功案例不多。在成果转化的2.0时代,高校意识到需要通过‘资本+技术’的方式推动成果转化,且与企业合作的意愿也非常强烈,但是一见钟情容易,合作却很难——直接进行成果交易很难成功。这主要是因为交易双方价值观不同,资本和产业看重的是商业价值,而高校看重的是技术价值。目前,我国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正处于3.0时代,各高校正在探索适合自身特点的转化模式。”陆川表示。

  在多年的摸索前行中,也并非没有成功的案例。清华控股有限公司总裁助理王飙介绍,清华大学在整合全校科技产业的基础上,于2003年设立了清华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清华控股),注册资本25亿元,以市场化投融资方式转化大学科技成果。2016年,清华控投销售收入956亿元,资产规模3500亿元。“清华控股之所以发展迅速,是因为清华控股依托清华大学雄厚的科研实力,同时还有相对完整全面的产业布局,在全国运营和管理70个科技园和144家创业孵化器,这为科技成果转化的落地提供了很好的支撑。”王飙表示。

  不过,也有专家认为,清华大学作为国内知名高校,拥有很多得天独厚的优势,其科技成果转化的经验,很多并不具有可复制性。

  百花齐放

  面对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困境,近年来,我国出台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和政策,各高校也进行了很多技术转化新路径、新模式的探索。此次科交会上,不少高校都进行了技术转化模式探索的经验分享。

  “从理论研究到技术研发,是高校擅长的;从小企业发展壮大成为大企业,是资本和产业擅长的。把技术价值转化为商业价值,应该由新型高校科技成果转移机构来做。”陆川认为,新型高校科技成果转移机构就是把以前技术转移的中介公司,变成“资金+专业服务”的专业转化机构,把以前的佣金模式转为以发现技术的商业投资价值为主。这类机构应该有两个定位,一个是科技成果的运营商,一个是高端人才的经纪人。

  “其实就是将有技术价值的成果作为核心,以资金加专业服务的模式,通过扮演联合创始人与超级产业投资人的角色,将知识产权商业化,并提供基础的创业服务,使技术转化为有商业价值的成果或股权。把技术‘种子’培育成可产业化的‘青苗’后,就可以被上市公司并购、获得投资或独立上市发展。”陆川介绍,电子科技大学成都研究院用了3年时间培育出124家企业,其中获得风投56家,股值过亿元的超过10家。电子科技大学成都研究院的年收入也从3年前的0元,发展到2016年1.26亿元。

  南京理工大学则尝试建立了中高知识产权运营交易平台。“通过建立高校专利超市,该平台汇聚了全国高校上百万件专利,建立的专利标定体系实现了专利成果的可视化和定向运营,通过基金运作、处置权协议等手段,破解了高校职务成果所有单位和完成人分离的难题,弥补了现有高校知识产权管理、专利转化机制的不足,形成了专业化的专利评估、培育、增值、推介、洽谈等商业模式和高校科技成果供给侧改革的全新探索。”南京理工大学技术转移中心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小绪向本报记者介绍。

  华南理工大学“华南理工十条”政策的出台,极大地提高了科研人员将技术产业化的积极性。“科研成果转化后,教师的奖励分成最高可达90%。”华南理工大学校长助理吴业春介绍,华南理工大学还积极引入社会风险投资,完善学校科技投融资体系,用于科技成果转化或科技企业的孵化;通过探索多元化产学研合作模式,建立校企对接、区域辐射的点线面结合的体系,共同推动地方经济发展。(知识产权报 记者 吴艳)